YouTube视频影音平台技术再次改变我们体验音乐的方式

爱迪生发明留声机之前,音乐只存在于交 响乐团、歌剧院、当地民俗舞会和周日教堂的 唱诗班,人们想欣赏音乐,就只有亲临现场。 爱迪生本以为人们会用自己的发明进行听写, 从而提高写作水平,没想到却是听音乐。那 时,坐在家里听唱片这种现代人习以为常的 事,在那个年代不啻天方夜谭。19世纪,美国 高产作曲家斯蒂芬·福斯特(Stephen Foster)的民歌十分流行。在当时,虽然人们 很少有机会亲临现场欣赏专业人士演绎福斯特 的作品,但《康城赛马歌》(Camptown Races)和《我的肯塔基故乡》(My Old Kentucky Home)这两首歌在美国却是家喻户 晓。这是因为它的演奏很简单,一架钢琴、一 把吉他,甚至轻声哼唱便足以重现其音容。这 种类型的歌曲又被称作轻音乐(parlour music),是一种介于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之 间的通俗音乐,曲子通常写在活页乐谱上,朗 朗上口,非专业人士也能诠释得很好。

留声机的发明让人们足不出户也能欣赏美 好的音乐。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乐于见到这 一点。1908年,约翰·菲利普·索萨(John Philip Sousa)发表了一篇相当精彩的论文 ——《机械音乐的威胁》(The Menace of Mechanical Music),宣称如果人们不再身临 其境地去聆听音乐,音乐将会死亡。“音乐让 我们感受着这个世界上一切最美的事物。”

索 萨写道,“让我们将音乐从机器的束缚中解放 出来吧。机器发出的声音枯燥乏味、没有灵 魂、没有欢乐、没有激情,而激情是大自然赋 予人类独有的馈赠。”[1] 索萨的忧心忡忡没能阻挡技术改变生活的 脚步。录音市场蓬勃发展,但同时也给音乐创 作带来了新的枷锁。

当播放唱片的时候,无论是78转/每分钟的留声机,还是其45转/分钟的升级版,每一 面都只能放送三分钟左右。因此,20世纪初的 流行歌曲的长度往往不到三分钟,以确保收音 机和自动点唱机能顺利播放。

我们对音乐的定义受到了来自几个方面的 影响:所涉及时代的技术设备,制作成本,发 行成本。如果我们把音乐定义为“时长约三分 钟、可以不断重复的一种听觉体验”,这背后 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这恰恰就是欣赏音乐 最理想的方式,还是由于我们摆脱不了百年前 的技术限制做出的无可奈何的选择?答案尚无 定论。今天,在YouTube这样的影音平台,创作者和用户不再受到过去的种种限制,技术再 一次改变了我们体验音乐的方式。20世纪80年 代,MTV流行起来,于是人们悟到一个道理, 音乐所涉及的视觉体验和听觉体验不可分割。网络视频继承并发扬了这一洞见。但是,如果 仅仅把数字时代的音乐变革归纳为MV从电视走 向互联网,那就太过简化和笼统了。21世纪, 我们制作和推广音乐的方式,还将观众从被动 的体验者变成了主动的参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