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底YouTube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难题

2008年底,YouTube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 难题。网站首次发布了年度最热视频榜单。争夺 第一名的是两个视频:一个针对凯莎(Ke$ha) 的成名曲《跑趴滴答》(TikTok)制作的恶搞模 仿视频《亮晶晶的呕吐物》(GlitterPuke),另 一个就是《强奸犯之歌》。这引发了YouTube的 公关危机,因为这些视频作品怎么看都很不入 流。当时,公关和营销部门的同事花费了大量的 精力,试图说服人们YouTube是一个值得信赖和 重视的、鼓励创意表达的平台,而不是什么三俗 草台班子,但这两个视频的火热程度显然让这一 番说辞显得荒唐可笑。最后,格雷戈里兄弟胜 出,《强奸犯之歌》成为非唱片公司发售类的最 受欢迎视频。《强奸犯之歌》的胜出加重了公众对YouTube的不信任。社会上的人,特别是年轻 人,开始把网络平台当成一个容纳不敬和放肆的 地方,他们觉得在网上可以随便恶搞流行文化、 传播任何古怪的创作,格雷戈里兄弟不就是靠这 些出名的吗? 于是,恶搞之风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 烈。之后,格雷戈里兄弟和美国社交音乐公司 Smule一起推出了一款名为Songify(你说我唱) 的恶搞软件,网上出现了大批利用Auto-Tune以及 Songify制作的视频,它们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到互 联网的每个角落。你甚至可以根据一个社会事件 有多少恶搞视频,来判断它引起的社会反响。此 外,连主流娱乐剧也开始使用Songify恶搞剧中受 欢迎的角色,推动剧集在互联网的声势。2015 年,作曲家杰夫·里士满邀请格雷戈里兄弟帮他为 美国知名在线影片租赁商Netflix(网飞)的首播 喜剧《我本坚强》(Unbreakable Kimmy对YouTube的不信任。社会上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开始把网络平台当成一个容纳不敬和放肆的地方,他们觉得在网上可以随便恶搞流行文化、传播任何古怪的创作,格雷戈里兄弟不就是靠这些出名的吗?

于是,恶搞之风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之后,格雷戈里兄弟和美国社交音乐公司Smule一起推出了一款名为Songify(你说我唱)的恶搞软件,网上出现了大批利用Auto-Tune以及Songify制作的视频,它们就像病毒一样蔓延到互联网的每个角落。你甚至可以根据一个社会事件有多少恶搞视频,来判断它引起的社会反响。此外,连主流娱乐剧也开始使用Songify恶搞剧中受欢迎的角色,推动剧集在互联网的声势。2015年,作曲家杰夫·里士满邀请格雷戈里兄弟帮他为美国知名在线影片租赁商Netflix(网飞)的首播喜剧《我本坚强》(UnbreakableKimmySchmidt)创作一首脍炙人口的主题曲。

《强奸犯之歌》彻底改变了格雷戈里兄弟的人生。“我们用那首歌的版税买了一架飞机。”安德鲁说。迈克尔补充道:“是的,我们真的买了一架私人飞机。”[2]玩笑归玩笑,这首歌的成功的确成为格雷戈里兄弟事业上的分水岭。从此,格雷戈里兄弟成为一支参与过主流媒体制作的正牌乐队,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小打小闹的组合了。《变音新闻》的成功为他们带来了新的机会,连美国喜剧中心频道都找上门来,请他们为一个试播剧写歌、进行一些现场表演。

格雷戈里兄弟是如何进行创作的呢?迈克尔表示,虽然每个混音视频的创作过程都不尽相同,但他们通常会首先确定背景音乐,然后混入乐队成员或者其他特约嘉宾的声音。美国新生代演员达伦·克里斯和著名影星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都曾经出现在《变音新闻》视频中。音乐恶搞大师艾尔·扬科维奇也加入了格雷戈里兄弟为2016年总统辩论量身打造的《坏男人,脏女人》(BadHombres,NastyWomen)。格雷戈里兄弟总是将时事和娱乐结合在一起,这种创作方式既富有创造性,又可以突出某一时事的荒谬本质,它从时事出发,又不曾脱离时事。埃文说:“最好的创作花的时间往往是最短的。”格雷戈里兄弟表示,他们其实是在和时事的主角进行合作,而不是盗用他们制造的社会热点,虽然这种合作是单向的,并且并未经过主角的授权。在这种合作关系里,格雷戈里兄弟就好比作曲家,时事的主角就好比歌手,格雷戈里兄弟写什么,他们就得唱什么。迈克尔半开玩笑地说:“泰勒·斯威夫特和碧昂丝不也是这样和作曲家合作的吗?”

Songify并非昙花一现,从2008年至2016年的总统大选,Songify一直保持了很高的关注度。作为一个视频时代的产物,Songify的新颖程度会逐渐减弱,但是保持不变的是观众对这一特殊娱乐形态的喜爱——以恶搞回应这个时代。格雷戈里兄弟说,他们经常被问及是否更愿意“做自己的音乐”,但这个问题显然没什么意义。迈克尔回应说:“我们做的就是自己的音乐。”的确,如果你想用传统的娱乐类别来给格雷戈里兄弟的作品贴标签,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事实上,对于YouTube这一创意平台上的大多数视频来说,都是如此。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正是因为YouTube为艺术创作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平台:音乐家、喜剧演员、电影制片人,以及各种创意人才都在该平台探索美学,试验新的艺术形式。不可否认,他们的试验未必总能满足我们的期待,但是,像Songify一类的新事物不就是在试验中产生的吗?循规蹈矩向来不是滋生创意的土壤,艺术家们要想有所突破,就得跳出伴随我们长大的传统媒体的圈子。在视频时代,艺术创作的速度更快,其形式更加反传统,也更看重和受众之间的互动。这种新的创作很难被分门别类,其创作者也不是一个职业标签就能概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