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堕胎正式立法前的黑历史原来是这样Youtube视频

你能想像吗?在美国堕胎正式立法前的历史原来是这样!堕胎密医猖獗所对女性带来的影响,和种种不人道的眼光及待遇,这些都是在堕胎合法前所曾经发生过的真实案例!

他说我不会给你打麻醉剂

他说如果你喊叫的话他们会听见

在1973年年

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罗诉韦德案」

让堕胎合法给女性自主权

我醒来发现有个男人的手压住我脖子 – 在1968年珍进行了堕胎

他说你出声的话我就杀了你 – 她在大学四年级时遭受强暴

那些年我有酗酒的问题 – 在1972年罗宾进行了堕胎

我没办法对自己负责 – 她当时19岁

我更没办法对自己的孩子负责

我当时是那个每个女性知道的姿势 – 在1953年康妮进行了堕胎

躺在手术台上双腿张开 – 她当时16岁

这个男人伸进我体内

用个器具像刮水果一样刮我

我不敢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 在1965年撒撒耳医生

我回家大哭 – 在一家布鲁克林的医院实习

有人对她进行衣架堕胎 – 她目睹许多女性死于粗鲁堕胎

导致她的子宫及肠子穿孔

她来到医院时

已经败血性休克然后她死了

他们说如果你怀孕了

你想堕胎

程序如下

我说如果我不进行堕胎的话

基本上是死路一条

我说我不想要这个宝宝

结果医院拒绝进行堕胎手术

所以我只好找密医

说到这故事

我总是觉得自己得天独厚

因为我十分幸运

我父亲生前是医生

我做了决定之后他就安排一切

那真是痛彻心扉

痛到我脱离了我的身体

我没有喊叫

我记得我就好像漂浮在我的身体之上

向下俯看

我和一位朋友开车去

路易斯安那州北方

进行堕胎

他是位医学博士

医生说你会疼痛一阵子然后会退

到第三天我还是很痛

事实上是非常痛

第二位是年轻的女性和我年纪相仿

她是两个小孩子的母亲了

她的家庭无法负担第三名孩子

因此她进行堕胎

而在48小时后她就死于破伤风

我父亲开车送我过去

他很担心他会被开除

如果他被发现和这事情有关

我们去会诊时

他把皮夹里所有的证件拿出来留在家里

我当时是编了个故事

我想他和我一样害怕

那是很粗糙的堕胎

医生没有把组织清除干净

造成组织腐烂

结果就是我身体的整个该部位感染

腹膜炎

我住院住了两周

医生说我原本活不过七个小时

他做了一次完整的子宫扩刮术

他手术完成后对我说

「我很抱歉,珍

我得向警方报告这件事」

我父亲停在高速公路下方

当时已天黑

那里有盏路灯

我记得我走进去时有回头看

他坐在路灯下的车子里

试着要读报纸

每次想到这幕我都很感动

因为我们当时并不亲近

但他当时陪着我度过

他结束之后他拿给我看

「这就是我拿出来的东西」

他说你不能让任何男生碰你

你得保持纯洁那点很重要

就在那时他开始骚扰我

整个时候我都一直流血

我不能出声不能打电话求救

我什么都不能做

警察来到医院

他们要知道是谁干的

那人差点就杀了我

所以我十分乐意供出他的名字

但另一方面我相信堕胎犯法

我不想看到这医生被逮捕

因为他帮了我

因为这污名许多女性都害怕去急诊室

于是她们都失血致死

我在短时间内

看到第三位女性死于堕胎

在布鲁克林中区的一间小医院

那让我认为实际死亡的人数

绝对比任何人传言的都要高

遭受强暴十分悲惨

但进行堕胎是很丢脸的

在当时那个社会里

你不会想让任何人知道你堕胎

我后悔没有把孩子生下来

但我还是不后悔进行堕胎

因为我认为这是两回事

我无法怀孕

那部分原因可能是和当时的腹膜炎有关

到2012年这已经是极为安全的手术

全美国总共只有四件

堕胎相关的死亡事件

如果我们不能强力悍卫

堕胎的权力

这一切很可能会再重演

我总是会想着我当时有多幸运

能够自己做决定

且有人帮助我

无论堕胎是合法或是非法

这事会一直都存在

就算经过了50年 – 撒母耳医生后来成为了小儿科医师

我还是能看到她们的脸 – 她从1980年起就在一所大学内

清晰如昨日 – 担任保健主任

如果堕胎不能持续合法下去 – 珍是心理分析学家,作家

女性将失去她们的性命 – 及整体治疗师

女性还是会堕胎 – 在46岁时她收养了她女儿摩莉

就算非法女性还是会堕胎 – 她在她的最近着作中论及她的堕胎

然后女性会死我就几乎死亡 – 书名为我的母亲我的女儿及我自己

今日的首要之务是让人们了解 – 罗宾戒酒超过30年她已退休

有自己的选择权是多么重要的 – 现为女性健康议题志工

有自己的选择权是多么重要的 – 包括计画生育联盟组织

我感觉我越年老越是坚强 – 康妮是退休教师

我感觉我越年老越是坚强 – 她同时也是词曲作家及诗人

我们不能失去这项权力 – 她有个女儿,外孩及两个曾外孩,这次的Youtube视频分享到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