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并购的劳工权益处理争议案例(1)Youtube视频讲解

接下来Youtube视频单元我们要来讲解企业并购劳工权益争议处理的问题

首先我先做些观念性的介绍

什么叫做企业并购

那一般认知的企业并购

大致上跟企业并购法第四条很像

虽然这个法子只适用「依公司法设立之股份有限公司」

那他下了定义

简单来说事业单位所有人为了带动企业的成长跟转型

通常会常常看市场的状况进行经营资产的交易

或是调整投资配置的行为

那这个本来是他的财产处理的行为

不过这一处理会牵动到工作职位的一些变化

比如说有人会整场卖给其他的老板

那这场的劳工要不要跟着过去

就会产生相关的问题

所以在企业并购的时候会有复杂的劳工权益问题产生出来

那这复杂的权益产生出来

其实还是回到最基本的观念认知上面

那我们介绍雇主定义跟概念的时候

有提到一些关联

应该要区分的关联概念就是

雇主他有法律人格

那法律人格

雇主通常拥有财产

那这财产的资产运用去投资跟生产的部分

才会衍生出来工作需求

劳工跟雇主会结合在一块是因为

资产衍生出来的工作需求

所以相关的概念已经把他做个相关的厘清

所以在企业并购的劳工权益问题上面

最主要的法规是劳基法二十条

这二十条理解里头

把这些基本概念弄清楚

那国内目前处理

企业并购劳资权益的这个规定很多

主要是因为不同时期修法例下来特别法例规定

主要有这几个法律规定

但是以劳基法第二十条最基本

所以我们这个小单元里面介绍劳基法二十条的一些基本观念

对他有一些基本观念后

我们在来补充一个

另外一个小单元补充案例

来讲解这相关的东西

那来看一下劳基法第二十条规定

它规定到事业单位被改组转让的时候

除了新旧雇主商定留用之劳工之外

其余劳工都要按照劳基法十六条十七条的规定

预告终止契约

要给资遣费

被留下来

继续被任用的劳工

他的工作年资

新雇要予以承认

所以满简单的基准点看的到的东西

就是劳基法第二十条

他保障的是年资并计的这一块

那离职的劳工是领资遣费的这一块

那这个条文不是很好懂

所以应该怎么办

我们当然做一些东西协助同学理解

我们以下就先来做个说明

首先我们ķ个歌

淡水河边的男人的谈话这首歌

这条歌讲得就是说一个女生跟男朋友抱怨

就是他男朋友照理讲跟她谈恋爱

应该拿他当主角

那什么事都应该找他说

结果不是

这个男主角都是找另外一个人说

而且找的人还是男生才是有点奇怪的东西

所以她觉得她跟他(男朋友)好像天跟地

她在天上飞得远

他是地下流的水

两个没有交集

那这部分我觉得跟企业并购的时候

劳资之间的心态或状态

其实是很相近的地方

所以用这首歌改编一下

帮助大家理解

那其实通常的状况就是

雇主经营有事的时候通常是找买主谈话去

一直到确定要改组转让才会说抱歉

我要度过经济危机

我要把东西卖掉

卖掉之后劳工该怎么办

可能又要相互再来切磋或协商了

所以劳工会有抱怨说

难道劳工不能作主吗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你的决定为什么只能跟他说

劳工其实也很想要知道一些相关的状况

不过好像常态下就是这样的状况

所以二十条的理解或许能这么理解

二十条也有另外一种理解方式

就是我们把它的相关概念立体化

把它变成一个事理结构的图出来

你会发现雇主法人格部分是签约的部分

雇主拥有的财产是经营组织这一块

那这块是涉及工作有无的部分

这两块其实在二十条里头都有扮演到角色

不过概念上应该把它区分开来

区分开来会比较看得清楚一点点

从这个图我们可以看得到

其实劳资关系里头

有人强势有人弱势

强势的人就是握有工作位置依存的

那个财产基础的人

所以谁握有财产

那谁就是强势者

那雇主握有那就雇主强势

那如果用比喻的方式看劳动关系

就有人说劳资同船渡

或是共枕眠,同林鸟

这种讲法

你注意看船跟枕跟林

其实都是财产

没有这些财产存在的时候

关系是不能存在

那谁拥有这个财产

关系里头又变成强势者

所以有一条捷运上看来的小诗

比喻成两个人

坐在同艘船上

他发现要开往哪里去

其实只能有一个意见

所以他担心你我会不会争作船长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在改组转让的时候同样发生

想要卖掉企业的人当然他拥有财产

才能卖

那卖掉企业同时会影响到工作拥有的人

那工作拥有的人就弱势

只能被影响到

所以有另外一条台语歌叫一支小雨伞

讲的是两个人下雨天

一起拿一把雨伞

这种事也一样的发生

伞就是财产

谁拥有伞谁就可以赶谁走

就这样的状况出现

所以经营组织

变动的劳工处境

其实满明显的

用一个成语来概括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就是劳工的权益或是劳工的工作位置

就是被摆道砧板上面

任人宰割的状况

那宰割的时候还满惨的东西是

他常常被当成局外人

因为人家卖的是人家的财产

人家卖完财产影响到你的时候才会知会你

所以你是最后一个才知道

所以去留有时候又不太

就不会由你来说话的余地

所以这个部分当然不是很确定

因为淡水河边的男人的谈话

这首歌词最后面唱到的东西

我和你就像天和地

你是云天上飞而我的泪水滴成了河

这个像很像什么

很像易经里面的天水讼挂描述的

天高高在上,水性往下流

所以两个方向完全不一样

没有交集

最后当然容易出现争议纷端

甚至打官司的局面出现

那这种东西当然在制度上应该

做点调整跟改善

如果零零总总归纳起来

你会发现企业并购牵涉劳动权益的面向

其实满多的

最重要的重点是要把劳工当成当事人,局内人

那当然还要尊重他的去留意愿

接下去相关的变动或调整安排

要不要他参与

应该要

然后要在他参与的时候要表示意见

那劳工的问题就是劳工有很多人

所以他要一个集体代表的机制出现

那这个参与的过程当然要知道一些资讯

资讯的提供跟告知就又是重要的

那谈判的过程里面当然有一些相关权益

也要一并作处理

留下的人要保障他既得的权益

通常是年资并计的权益

那留下的人还有另外一个议题

就是他的劳动条件

工作方式或是「无改变」

这个有没有变动调适的蜜月期

零零总总有这么复杂的问题必须作处理

那我们目前的劳动基准法的规定

事实上只处理了年资并计的部分

相关的东西都没有

最重要的参与规划

表示意见的集体代表机制也是缺乏

所以这是现在的大问题

未来在法治上应该寻求更完整的一个修法的改变,这次的Youtube视频介绍到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