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灾害保护规范与争议案例(1)的Youtube视频解说

这个单元我们要来Youtube视频讲讲

通勤灾害保护规范跟争议案例的部分

首先来看一下通勤灾害的定义部分

这规定到劳工保险被保险人

因执行职务而致伤病审查准则第4条的规定

规定的内容很长

他主要是描述他的通勤

被保险人上,下班

于适当时间

从日常居住处所往返就业场所

所产生的灾害

那或是从事两份工作以上的工作

往返于就业场所之间

应经途中发生的事故

都叫做通勤灾害

他再给付上面都是视同职业灾害

另外一项被保险人为

在学学生或建教合作班学生

他们上下班或上下学

往返工作场所跟学校之间的应经途中

发生的事故也是有这种通勤伤害保障的部分

这部分如果我们做个完整的解析的话

就要讲到一个东西就是

什么样的情况之下才能够真的领到通勤灾害的给付

当然第一个部分要合法的加入劳工保险

所以有保险关系这个层次

第二个部分要符合

我刚刚所讲的伤病审查准则第4条

所规定到的要件

所以大概分这两个阶段来做个分析

在保险关系这块

第一个他要有加保资格

第二个真的有申报加保

有正常缴费欠费者暂时拒绝给付这样的状况

那在于审查准则第四条要件的部分

要件简单来说有三个大重点

第一个大重点就是

日常居住处所跟就业场所两点之间

有个通勤路线

是在这通勤路线上发生的

那是不是因为通勤发生

所以要看他有没有适当时间内

还有他的工作任务,职务关联来做判断

那简单的说本质上面

通勤灾害就是一种交通移动行为

那交通移动行为都很有可能伴随交通违规行为

交通违规行为该怎么办

在伤病审查准则第18条列了九款事由

其中有七八款事由都是交通违规行为

是不得视为职业灾害

这样子做处理的东西

有这样理解之后我们看一下

伤病审查准则第18条规定

那规定到审查准则第四条的事由

不可以视为职灾的事由

规定了有九款

那后半段以前面的第一款的部分

非日常生活所必需之私人行为

第二到九都是交通违规的行为

所以有这些交通违规的行为都不能够申请通勤灾害

只能领普通事故的给付

通勤灾害跟职业灾害之间有些事理的关联

通常也是为了上班

不外就是雇主的指挥支配的目的

所以紧接着工作跟就业有所关联

那这个交通移动跟工作有密切的关系

再来就是所有劳工几乎都有家庭生活

所以他是工作跟家庭分合牵连产生关联的东西

所以这交通移动的行为有的时候常常也会伴随着家人

要接送家人,等家人发生的事情

所以通勤灾害讲起来就有点尴尬就是

他到底是公事还是私事

还是公私之间

其实就不是那么好拿捏

公私之间完全是劳工自由交通移动的行为

那是不是有些相关规范跟拘束

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私人行为,交通违规行为

这个审查准则都有思考在内

所以有这些情况会变成不能够被认为是

接下去我们看个案例

这是板桥地方法院的案例

那这是通勤灾害

最后他认定是成立劳基法上的职业灾害补偿的案例

那我们看看这个案例的相关经过

主要是有个劳工

他97年5月受雇在被告的公司

就三桶金公司

然后他公司有一个叫郑先生指派

他每天上下班

那他的上下班路径骑乘机车往返于

新庄住家跟被告公司树林工厂之间

99年9月下班途中发生车祸

这大的争点就是

车祸是不是通勤伤害

是不是职业灾害

就产生出相关的争议

这案子里头有蛮复杂的事实概念

那我们画个大图出来给大家做参考

他是承揽转包的状态

也就是那个劳工是在宇竣企业工作

但是这宇竣企业社是个家族合伙企业

这家族的人又另外拉出去成立了三桶金公司

三桶金公司去跟原聿室内装潢工程公司承揽东西

原聿室工程公司生意哪里来的?

新光三越南西管BURBERRY油漆工程来的东西

那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些布置的物件拿回工厂试做

然后再送回百货公司去安装

是这样的一个状况

有一点蛮值得留意的地方是

宇竣企业社或是三桶金公司

都没有帮劳工加保

劳工自己是加保到职业工会去

职业工会去的一个状况

这么复杂当然会在责任上会产生争执

争执就是两者之间到里有没有关系

到底谁雇了劳工

到底谁该为劳工受伤负责

通勤灾害能说是职业灾害吗?

这个劳保局先受理的案件

劳保局审查的时候蛮清楚发现什么

这个潘姓工人在97年9月的时候

因为违规他的重型机车被吊销

等于无照驾驶

所以依照审核准则18条规定

不能够给劳保的职灾给付

但是在于劳基法上面

雇主要不要给他职灾补偿的部分是有争执的

这案子的两造争执点

我们把他列在这里

那雇方的部分主张

其实工人是由谁雇的

由谁加保的

就应该由他负责

不是我雇的也不是在我这加保的

我跟他没有关系

所以我不需要负相关的责任

再来是通勤灾害他不能够说是职业灾害

所以你要我付劳基法上的职灾责任是有问题的

他这是争执的焦点

结果这个审查的结论上面刚才讲过

劳保局是认为不应该给通勤灾害的给付

他持的准则就是审查准则第18条第2款

「未领有驾驶车种之驾驶执照驾车」规定

当然就不能够视为职业灾害

这是劳保局的部分

那法院部分针对民事关系

也就是哪一家公司应该付劳基法职灾补偿责任的重点

法院最后认定的重点是三桶金公司

应该就是雇用劳工的关系

因为他都是在帮三桶金公司提供劳务

指挥监督也存在三桶金跟劳工之间

而不是在宇竣企业社这里

这就是法院很独特的见解

他认为通勤灾害跟职业灾害是相等

这个是比较少数的见解

必须强调的就是这样

因为劳工执行职务产生关联

发生出的灾害才是职业灾害

通勤灾害都是在下班上班

其实有点关联但不是那么密切的东西

所以一般来说应该不是

不过这个判决他引出了最高法院88年的一个判决

做他一个参考依据

得出他的想法

再来有个大的争点

使他这个案子有审查准则第18条第2款的事由

不能够视为职业灾害

在劳保关系上是这样

会不会引响劳基法职灾补偿责任成立

法院认为不会

所以应该要从业务执行及业务起因性来判断

总之工作往返自宅跟就业场所

这是必要行为跟业务执行相关

所以这是职业灾害

所以雇主应该付职灾补偿责任

这是法院的特殊见解

这个案件我们看到一个东西

案件背后其实存在着复杂的现实以及法律适用关系

所以隐瞒了很多细节

有待去发掘

一旦发掘又需要准备承受这份残缺

这让我想到一条歌

叫做伤心地铁

这个歌词就有写到

应该隐瞒着更多的细节

凭着一份的直觉

去承受这样的残缺

我们可以在细细去思考一下

这些相关问题

那也可以查下相关的规定

其实有很多的判决

其实是不认同通勤灾害可以视同职业灾害来做认定,这次的Youtube视频分享到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