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就像一个由所有用户共同打造的视频众包平台

  我们一直想通过媒体来满足我们的欲望:快乐、放松、学习、激发智慧。但是娱乐媒体还可以满足人类更多的需求,很多我们不需要公开承认的需求。有时候,这种满足感十分明显,有时却很隐晦,我们甚至很难明确意识到它。对许多人来说,承认自己通过传统媒体满足了自己私密或者非常特别的个人化需求,是很困难的。我们宁愿谎称塔伦蒂诺的电影《杀死比尔》(Kill Bill)三部曲是对意大利式美国西部片的艺术敬意,也不愿承认它们满足了自己内心深处复仇的欲望。我从来没有听过任何人跟我坦白他们喜欢电影《恋恋笔记本》(The Notebook),因为这部片子使他们的身体产生了太多催产素——哪个成年人好意思当众承认自己看电影看到哭呢?虽然很多人把鲍勃·罗斯(Bob Ross)这位身兼主持人和画家的传奇人物称为ASMR社区的始祖,但鲍勃·罗斯对外宣称自己的意图只是教人们画画,这种说法显然再安全不过了。
 
  直到最近,满足人类(意识层面或者潜意识层面的)欲望的娱乐领域才蓬勃发展起来。YouTube为那些在传统媒体环境下无法被理解、认可的视频类型,提供了一个生长繁育之所。通过一段时间的优胜劣汰,新的视频类型从观众的反响中脱颖而出。这种优胜劣汰机制,使得所有非传统的视频类型都将满足人们的感官享受作为目标。于是,人们更加了解自己喜欢什么,想看什么,即使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些视频具体长什么样。话说回来,我们又怎么能说清楚呢?这些视频满足的是我们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感觉,既然我们无法描述,又怎么知道自己该寻找找什么?“温柔耳语”频道的明星玛丽亚在无意中发现耳语视频之前,也并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想找回的儿时的感觉。谁能想到,几年之后,围绕ASMR形成了一个大社区。“莫名满足”“现世报”等都是我们新发明的一些术语,这些术语试图将一些新的满足我们需求的视频归类。这些视频满足了我们始终存在,却从未被真正探索过的感官或欲望。

       ●揭秘YouTube最新疯狂流行内幕
 
  YouTube就像一个由所有用户共同打造的视频众包平台,它不断满足我们的心理、舒缓我们的神经。和过去数百年的科学研究相比,我们使用的技术平台将揭秘更多人类大脑的运作原理,答案全在我们上传、观看以及分享的视频之中。我们的潜意识已经影响了制作节目的方式,这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娱乐的形态将会比现在的更加反传统、更加疯狂,但也会更加讨喜。
 
  据我了解,许多ASMR的粉丝,最初都羞于提起自己的感官体验以避免尴尬。于是,真正沉溺于“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的人选择隐藏自己,倒是那些被星期天报纸上耸人听闻的标题(如“揭秘YouTube最新疯狂流行内幕”)吸引来的人群,在光明正大地围观ASMR视频。事实证明,当人们准确地创造出非传统的感官和认知体验时,将吸引数量可观的观众,YouTube上流行的ASMR视频、海绵吸水等类型的视频都证明了这一点。对于观众来说,YouTube是一个不用在意别人眼色的网络空间,每个人都可以尽情探索自己的怪癖,并且发现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