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把YouTube变成了获取知识的资源库

  1961年,时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任命牛顿·米诺为联邦通信委员会(FCC)主席。随后,米诺在全国广播协会会议发表讲话,对当时电视行业的风气进行了一番毫不留情的痛斥。“我请你们每个人花上一天的时间坐在电视机前,看看你们自己做的节目。”米诺对各大电视台的负责人说,“我麻烦你们集中注意力、全神贯注地看,直到节目结束。我敢肯定呈现在你们眼前的将会是一个庞大的垃圾场。”米诺对于电视台严重依赖娱乐节目的现象十分不满,直指那些节目空洞乏味。那一季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是西部电视剧《荒野镖客》和《篷车西征记》,难道就不能有点别的?难道就没有具有教育意义、传播正能量、开拓人们眼界的节目?“我也爱看西部片,但如果一打开电视就全是西部片,显然对公众无益。”他略带一丝嘲讽地表示,这就是所谓专业人士做出来的节目,只会用西部片和牛仔情结来提高收视率!“我们都知道与教育或者新闻类节目相比,大众确实更爱看娱乐节目。但是,你们又不是在给演艺圈打工,如果仅仅把流行作为评判节目好坏的唯一标准,你们就愧对了自己的职责。作为电视台负责人,你们有权制作一些娱乐节目,但是可别忘了,你们对公共广播事业的健康发展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米诺最后警告这些电视台,如果再不增加“有利于公众利益”的节目,可能面临电视执照无法更新的风险。这位新任委员会主席发誓要尽一切努力发展教育电视台,去他的收视率!

     ●跟电视相比Youtube有别于其他传统媒体

  跟电视相比,YouTube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媒体。YouTube的用户不计其数,其创建的频道也多到数也数不清。谁都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审查每个频道。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自由市场。如果教育、新闻类的节目真的那么不受欢迎,这些节目的数量自然就会少一些。那是不是任何教育类视频的点击量都很难超越那些席卷全球的流行视频(比如《彩虹猫》)呢?

  未必。事实上,我们花在观看“教育”类视频的时间是“宠物和动物”类的10倍,我总是乐此不疲地将这一数据分享给其他人,然后欣赏他们露出的惊讶表情。过去做采访和演讲时,我也总爱拿它说事,以此去挑战他人的认知。我们竟然花了这么多时间来观看“有益”视频!难道不应该是“垃圾”视频吗!少安毋躁,仔细想想,你是否也曾因为不会用某款软件,或者不会做某道菜向YouTube求助过呢?这样一来,你是不是能够理解了呢?

  所谓的“有益”视频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正是那些能够帮助解决生活中一些反复出现的最基本的问题的视频,比如如何修理房屋、如何完成某一道家庭作业。还有一些视频,看上去没什么用,没有观看的意义,但是一旦遇到了它的伯乐,便会成为黑马。

  本·布伊一语中的:“YouTube成为学习新事物的代名词。”然而,这并非YouTube创始人的初衷,而是用户赋予它的使命——我们毕竟是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和热情洋溢的人类啊。正如我提到过的,YouTube平台一直在向用户靠拢。短短几年间,人类天生天化的好奇心就把YouTube变成了获取知识的资源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