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YouTube看视频学习方式已经渗透生活许多领域

  我对YouTube视频类教程的记忆最早可以追溯到《如何切杧果》(How to slice a mango)。如果你切过杧果就知道,它真是一种难搞的水果。它愚蠢的形状致使它无法像别的水果那样乖乖地立在桌子上,更别提它那巨大的核了。在某种程度上说,它的皮很薄,可以被轻易地穿透,但让你直接下口的话,你又会嫌弃皮太厚。杧果的设计者究竟怎么搞的?但是后来,我在YouTube上发现一位父亲上传的视频,他在厨房的桌子上熟练地削开了一个成熟的杧果。那以后,我再也不为削杧果烦恼了。在高科技满天飞的21世纪,我们可能会把这样的视频定义为没什么用,但我不这样看。在我看来,通过这个视频,一个陌生人凭借其生活的智慧改变了另一个人的生活。尽管切水果只是生活的一隅,但是我再也不会为这种热带水果发愁了。

  每天,数以百万计的YouTube搜索关键词当中包含了“如何”,这还只是在美国。以下则是全球范围内最受欢迎的方法类视频一览:

  “如何画……”“如何做……”“如何打领带”“如何接吻”“如何在3分钟内练出6块腹肌”“如何做蛋糕”“如何做啫喱”“如何拼魔方”“如何画玫瑰”“如何做冰激凌”“如何折一个纸飞机”“如何快速减肥”“如何画漫画”“如何跳电臀舞”“如何使用卷发棒”

  这些关键词可能是有史以来人类好奇心最集中的体现,它们绘制出了一幅众生相:人们在努力适应社会规范的同时,也在努力寻求自我表达。

  对YouTube用户来说他们多少有些喜新厌旧

  方法类视频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就比如“彩虹编织”,该类视频曾经一段时间霸占了教程类视频的榜单前列,之后才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诚实地讲,YouTube的用户多少有些喜新厌旧。

  还有一些视频的热度似乎能够持续更久,这其中就包括“如何跳电臀舞”(但是目测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另一些视频则具有历久弥新的力量,比如,多年后,人们又重新热衷于“如何拼魔方”了,我对此深表欣慰。观察人们向YouTube求助时所使用频率最高的关键词,还会发现一些很有意思的小秘密。例如,我们好像总在摔坏各种东西。人们在YouTube搜索栏输入“如何修理……”的频率实在太高了,尤其是如何修好划伤的游戏光盘、摔坏的手机屏幕,紧随其后的是如何修好只有一侧能收音的耳机。此外,还有坏掉的拉链、漏水的水龙头、墙上的洞、破损的防风罩和断掉的钉子。

  接下来是食谱。除了甜点,排名最靠前的是煎饼、比萨、寿司、烤宽面条和鸡肉。数据告诉我们,人人都有一颗热爱甜食的心。在食谱教程中,浏览量长期名列前茅的主要都是各种甜点教程,比如日本频道“美食家麻琐”(Mosogourmet)制作的《如何做气球巧克力碗》(How to make Balloon Chocolate Bowls):先给气球充好气,然后在上半球面(较鼓的半球面)抹上一层刚刚融化的巧克力液,待巧克力液冷却后,便凝固成了一个巧克力碗。当我发现这个视频的时候,它的浏览量已经高达1.33亿次。此外,还有刨冰、果冻冰棒、冰激凌蛋糕等烹饪教程。这些视频之所以受欢迎,大概不仅仅因为它们很有趣,更因为甜点往往具有一副人见人爱的长相。这种长相不仅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无法抗拒,就连我这样的成年人也会禁不住诱惑而偶尔放纵,顾不得它含有大量卡路里。

  化妆和美发视频是最受欢迎的教程类视频,其次是钢琴、图片处理软件Photoshop、吉他和头巾。人们搜索这些视频可能是想培养一个新的爱好,或者……成为一位国际战地记者。2011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部门(CBS News)着名的“毒舌”记者克拉丽莎·沃德(Clarissa Ward)写过一篇文章,讲述自己如何根据YouTube的教程学习像穆斯林妇女一样包裹头巾,以便隐藏她的一头金发潜入叙利亚。

  2015年,我们每天花费300多万小时观看烹饪视频、600多万小时观看DIY或教程视频。虽然我们的兴趣爱好会不断改变,但我们通过网络视频来进行学习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打开YouTube看视频这种学习方式已经开始渗透到我们生活的许多领域。

  对于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这些线上教程能够即时满足我们的一个具体需求。我想学什么,上网搜索相关教程就好。如果我对电臀舞感兴趣,跟着视频里的教练猛练一下就行,学成后,和视频创作者的交集也就到此为止。但是,总有一些非常聪明的视频创作者,他们不仅能依靠独特而新奇的创作方式去吸引观众,还能留住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