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利用YouTube视频进行学习已经变成很平常事情

  其实,人们利用YouTube视频进行学习并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过去几个世纪,我们一直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视觉学习能力的形成先于其他方式的学习,大多数人在一岁左右就能准确解读图像了。2014年,教育心理学家瑞德·阿萨米指出:“我们的大脑是一个图像处理器(大部分感官皮层都服务于视觉),而不是一个文字处理器,所以通过视频来学习合情合理。事实上,大脑负责处理视觉信息的部分其体积大于负责处理文字的部分。”此外,当观看视频时,人们对视觉图像的操控(如暂停、重新开始、调整播放速度等),可以进一步帮助人们吸收知识。YouTube上的每一个视频都可以重复收看,这一功能能够帮助你的大脑获取、处理技术和信息。

  互联网的视频数以百万计,其涵盖类别也数以百万计,它们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这些改变有时很小,小到只是避免了一个男生在毕业舞会上出现的尴尬。这些改变有时也很大,大到把一个普通人变成奥运冠军。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文化由我们所获取和分享的知识决定,而网络视频为我们提供了更加公平和个性化的获取知识的方式。

       ●观众的好奇心是制作Youtube视频节目的原动力

  在YouTube,我们可以自由选择视频,这是平台赋予我们的最重要的自主权。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搜寻或者分享信息,这个平台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图书馆,我们的好奇心决定了图书的主题、内容或编排。

  我们的好奇心可不只是揭示我们的兴趣爱好那么简单,它还拥有巨大的力量。互联网不需要牛顿·米诺这样的监管者来评估它是否能够“教育、知会、提升、拓展我们的下一代”(或者我们自己),因为事实已经说明一切。我们不仅建立了寓教于乐的网络平台,还相聚在此共同塑造它、促进它的发展。当年米诺批判广播公司和电视台只知道制作娱乐节目时,它们便以收视率为挡箭牌,但是米诺回击收视率掩盖了观众对教育信息类节目的潜在兴趣。虽然米诺的观点听上去很有道理,但老实说,作为电视台,它必须迎合观众、满足他们的口味,它永远不可能像网络平台那样包罗万象,也永远不可能充分发挥一个视频的潜力。

  在YouTube,观众的好奇心是制作节目的原动力。标枪训练视频或者假发教程也许不能讨好每一个人,但是它们也不必讨好每一个人。它们只要静静地待在视频库,等待它们的有缘人、它们的伯乐。一旦缘分到来,原本默默无闻的视频便能体现其价值,便具备了改变生活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