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迎合小众口味方面无可匹敌所以观众离不开

  2011—2012年,YouTube的高管们痴迷于素食烹饪。那段时间,感觉要是没人提到“素食烹饪频道”这几个字,人们连一个星期的班都上不下去。团队会议、内部邮件还有媒体采访,我真是听到要吐了。关键我这人实诚,不会每次都悄悄躲着恶心。难不成技术的未来不是机器学习算法,而是炒素肉?请注意,我完全不反对素食,或者烹饪频道,或者二者的结合。我只是对商业上的陈词滥调容忍度很低,而这一个真的是泛滥到忍不了。

  素食或者纯素食频道渐渐揭示了一个道理:YouTube在迎合小众口味方面,无可匹敌,所以观众离不开它,那些试图覆盖受众的广告商也得紧随其后。这种推断站得住脚。我发现,当某个视频越是背离传统媒体观众的兴趣和口味时,它越受到广告商的追捧。

  几乎每周我都会碰上至少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小众视频。比如,我们在YouTube上发现了一个名叫罗比的男生,他开了一个名叫“抓娃娃机之王”(The King of Claws)的频道,上面全是他玩抓娃娃机的视频。那一天,我和我的团队沉浸于抓娃娃机爱好者的YouTube频道,琢磨着它们为何如此流行。我猜对我们团队来说那个星期很不寻常,我们每个人至少都花了一个小时,看世界各地的人用抓娃娃机赢取玩具大奖。后来我们才发现,仅在2016年,人们每天观看抓娃娃机的视频时间总计20万个小时。

  Youtube吃播的兴起缘于观众可以获得满足感

  我有一个同事对2013年起源于韩国的“吃饭直播”十分着迷。这种视频最开始兴起于视频网站“AfreecaTV”,没过两年便红遍全球。吃饭直播又名Mukbang,因为Mukbang在韩语中是“吃饭”和“广播”的意思。视频内容其实很好猜,就是一些颜值挺高的年轻人直播自己吃东西。不过重点不在这里,这些人的进食量大到爆炸,我说的可是成斤成斤的面条、饺子和炸鸡。直播通常长达一小时,主题就是吃,不停地吃,你甚至可以听到食物被嚼碎的咔嚓声和吞咽的咕噜声。2015年的晚餐时间,总计超过4.5万名韩国人观看了这些吃饭直播,这可养肥了不少主播,他们的月收入轻松上万(美元)。这些“主播红人”在YouTube上的人气也越来越高。来自日本的吃饭主播木下佑香(Yuka Kinoshita)在2014年推出了自己的YouTube频道,两年内便累积了超过200万的订阅用户和超过5亿的观看次数。有些人认为,观看吃饭视频可以被看作一种替代性的进食体验。“看我视频的很多观众正在节食。”瑞秋·安(Rachel Ahn)在全美公共广播(NPR)上说,她的直播时间是每周工作日晚上9点。“通过观看别人吃饭,你可以获得一种满足感。”另一些人则表示,观看这种视频有助于消除孤独感,因为这些食物在许多国家和社会文化中都很常见。截至2016年底,YouTube用户平均每天花费50万小时看吃饭直播。

  如果你刚加入某家公司,对同事还不熟悉,那么谈论这些奇怪的网络频道不失为一个交友的好方法,尽管促进社交并非这些视频制作者的初衷,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讨好所有人。如果你拿YouTube上的小众频道跟电视频道相比,则毫无意义,因为这些小众频道的存在不受娱乐类型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