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的内容会随着时间和用户使用的方式进一步优化

  传统娱乐是为了娱乐大众而设计的。即使偶有针对特定受众的特殊内容,也会通过各种手段来确保其主要部分能够被大众理解,即便是对所涉及领域不熟悉的门外汉。在传统娱乐当中,我们看到的是标准化的制作模式、换汤不换药的剧情、雷同的叙事方式。但是YouTube的创作者却不必刻意制作吸引大众蜂拥而至的内容,在YouTube这样自由开放的网络环境中,专门化的内容自然会等到它们的伯乐。

  根据YouTube的程序设计,YouTube的内容会随着时间和用户使用的方式进一步优化,对于小众视频和喜爱它们的粉丝来说也是如此。这样一来,小众视频的粉丝或者作者,将会越来越了解自己喜爱的主题。那么,关于此主题的作品也会越来越专业。当然,这种专业是就其特定受众而言的。如果你不好那一口,往往会觉得难以理解甚至反感。但是反过来说,某位《我的世界》的铁粉制作了该游戏的音乐视频,他还会真的在乎不喜欢这个游戏的人怎么看吗?这种粉丝视频,懂的人自然懂。事实上,那些试图迎合外人的视频才会吓跑观众。

  Youtube本身就是一个无限节目的超级电视机

  如果把网络视频频道比作电视频道,YouTube就是一个有无限节目可供选择的超级电视。作为公共、开放的网络平台,YouTube的频道不同于电视频道,前者不存在发行成本,而视频的制作成本也和平台无关,由视频作者承担。可以这么说,像YouTube之类的线上频道相当于用极小的成本,换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电视指南”,在里面可以探索到无数种类和数量的节目。这样的网络空间有什么价值?想象一个货架。很明显,当你的节目足够多,多到可以同时包括许多大热门,以及几乎无人问津的众多冷门时,你就拥有了一个无限长的娱乐货架,任何观众都可各取所需。虽然不少货品是冷门,但其带来的效益总和则相当可观。

  然而,电视频道是为预设的观众设计的,节目的制作会刻意迎合目标受众的口味。但是在YouTube上,观众和作者共同决定了节目该长什么样,可以说观众对节目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的娱乐形式。小众流派的出现一开始确实满足了一部分人的特殊兴趣,但它们不断发展壮大,以至于一些所谓的“小众”开始吸引大量的观众。一些从前不为大众所知的频道,比如乔丹·马伦的游戏视频或者瑜雅的生活播客,也可以打响知名度、获得号召力。而当我年轻的时候,只有主流媒体的节目才能有如此影响力。

  YouTube上《我的世界》、电竞比赛和美妆播客的视频纵然为数众多,也无法穷尽我们对小众娱乐的喜爱之情。事实证明,一个视频越是小众,它和受众之间的关系就越亲密,它就越能满足我们期待交流的共同心愿,提供给我们一种归属感。我们一直都在追寻这种归属感,21世纪的娱乐科技——与街角书报亭的杂志或者主流电视节目不同——以独一无二的方式满足了我们这个与生俱来的需求。一种娱乐越能满足小众口味,就越能改变我们的生活。